安华被控肛交罪‧澳洲DNA专家:可验出‧精子留肛门活56小时

安华被控肛交罪‧澳洲DNA专家:可验出‧精子留肛门活56小时(吉隆坡24日讯)国会反对党领袖兼人民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被控肛交案週三複审,澳洲鉴证兼脱氧核糖核酸(DNA)专家大卫威尔斯认同,若从原告赛夫的直肠处检验出精液,可被诠释为后者的肛门曾被插入。大卫威尔斯也承认,依据以往案例,即使精子遗留在肛门超过56小时,亦可被检验出来。第二律政司拿督尤索夫副检察司交替盘问辩方第3名证人大卫威尔斯,盘问範畴大多围绕着后者,之前指吉隆坡中央医院3名医生準备的验身报告错漏和执行程序不足。尤索夫率先质问,若成功从受害者直肠处验出有精液遗留,到底应该由谁下定论受害者的肛门曾被插入,是否应由验身医生撰写定论。大卫威尔斯坚决否认尤索夫的建议,解释若是由他负责验身,绝不会综合DNA报告后撰写受害者肛门曾遭侵犯的定论;反而应由负责的化验师写下是否有“被插入”的定论。控方出示论文反驳尤索夫再追问,这是否意味着赛夫的肛门曾被侵犯;大卫威尔斯脸露无奈地说:“若你要这样问,我只好说亦可这样诠释(插入)。”另外,针对辩方一再质疑赛夫在事发后56小时才接受验身,检验医生所採集的精液样本完整性是否有变,尤索夫就此发出连串提问,甚至还出示两份论文,借此反驳辩方的疑问。大卫威尔斯就此解释,其实依据伦敦一份国际科学鉴证刊物收录的一宗82年的案例,精子可在肛门存活长达65小时。他表示,一般上精子可在肛门存活24至36小时、口腔则是24小时,阴道处则是5至6天。他说:“这份论文已有30年历史,我们不能就单看这个单独案例。”同时,大卫威尔斯重申週二的供词,即吉隆坡中央医院3名医生不应在赛夫医药报告结论一栏写下“无法下的定论”的字眼,显示赛夫的肛门曾遭到侵犯。“在这种情况也只能用‘没有临床发现’(noclinical finding)。”案发36小时应採精液样本大卫威尔斯强调,其实院方应在案发36小时内,向性侵受害者採取精液样本,否则一切就不能算是“有意义”(meaningful)的证据,而化验师亦难以从有关样本取得成绩。“在36小时内採集精液样本,也可确保检验样本未被污染。”他透露,根据澳洲政府的做法,36小时内採取精液样本,才是最为準确的标準做法。问及若受害者投诉曾进行口交,医生是否应该从受害者口腔採取样本。大卫威尔斯直言,若事发24小时后,此举已变得不重要。肛门没伤不意味未被侵犯大卫威尔斯认同尤索夫的建议,即使赛夫的肛门处没有受伤,并不意味着未被侵犯。“大多数案件的受害者也未有受伤,因此赛夫身上没有伤势,这并不奇怪。”不过,他强调,负责验身的医生必须对受害者进行彻底的检验,即从头部到脚趾都必须检验清楚。辩方律师奈也询问,肛交行为中快速及粗暴的律动,是否会造成造成对方肛门受伤或巨大的疼痛;大卫威尔斯说,插入肛门的动作使对方肛门产生伤痕,乃是存在的理论。惟他披露,根据实验显示,有50%肛交的案例,被插入肛门的人士并不会留下伤痕。“而且疼痛是很主观和个人,反应因人而异。”另一方面,大卫威尔斯说,随着精液样本拖延过久及没有良好处理,当中所获取的DNA并不能準确鉴定是来自有关精液样本。指体检表格不完整大卫威尔斯认为,吉隆坡中央医院为赛夫验身的标準体检表格并不完整,例如案发时有否使用润滑剂等,以确保此指南可在撰写报告时发挥提醒作用。“这份表格理应记录受害者曾否遭施暴,毕竟这会影响医生的分析,若有投诉被施暴却未有伤痕,这将会引起很大的疑问。”他认为,有关表格并非完整,负责医生们未写下眼看的体检结果,反之都是记录受害者的说词而已。“即使表格中说明赛夫肛门有流血,但是报告中却没有提到。”鉴此,他强烈否认尤索夫的指责,即他于週二评论吉隆坡中央医院的报告并非一项揣测,反之有关报告确实出现错漏。赛夫体检表格正本遗失Pusrawi私人医院行政经理尤斯尼週三为安华被控肛交案供证,惟医院对赛夫在急诊室完成的体检表格正本不知所终,因此他供证短短15分钟便结束。尤斯尼是辩方第4名证人,当卡巴星让他鑒定赛夫的体检表格,準备问问题时,才发现这份表格的正本不翼而飞。尤斯尼透露,他在接任此职后,文件夹中就只有赛夫体检表格的複印本,正本从来没见过。他表示,他也没有见过属于赛夫的医药报告。当律师们在讨论着如何解决时,法官拿督扎比丁谕令先让证人结束供证,因为现时争论此事也无补于事。他提醒,大家必须有心理準备这份正本遗失的事,然后寻找应对方案。【热点新闻:安华被控肛交罪】‧2011.08.24